欢迎访问:av无码在线观看的网站-日本av不卡在线观看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十年女友成长记

十年女友成长记

温暖的热水打在身上,女友才渐渐舒缓过来。可空洞的脑海,还是只仍由男人帮自己洗着身子。洗完女友随着走了出来,那尿液打湿的丝袜早就被脱下扔进垃圾桶,此刻赤裸裸的走到黄怡珊面前跪了下来。黄怡珊满意的笑了笑,让小李解下湿了的项圈,因为沾了尿液也直接扔到垃圾桶里。

  见还在跪着的女友,黄怡珊说到:「你可以起来啦,我要的是听话的贱狗,不是傻子。」女友感觉脖子上的项圈消失了,彷佛得到了某种释放,可脑海还是没有缓过劲来,只觉听从着指挥就好。

  黄怡珊重新拿了条浅灰色开档丝袜给女友让穿上,又递来一双银色亮皮高跟鞋。这时女友才逐步苏醒过来,发现黄怡珊今天给自己买了不少东西,黄怡珊淡淡说到:「是的,都是给你准备的。我要玩你,既可以把你玩得下贱,也能玩得高贵。」女友穿好丝袜,接着穿好鞋,惊讶的发现非常合脚,不免觉得黄怡珊的观察能力很好。接着她直接拿过一件风衣给女友,用这个遮一下就好,里面不用穿了。

  套上风衣一行人驱车朝河滨公园驶去,总共三辆车,女友跟那5个男人坐在一辆商务车上。

  到了河滨公园,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,有一张长凳,便让女友坐下,黄怡珊她们远远的看着。旁边树林边,小路口,都站着些体型臃肿,相貌粗糙,穿着土气的老妓女,不时招揽着偶尔经过的男人,大多都是些老年,或者生活底层的单身汉。

  这时,一个穿着破烂头发凌乱的拾荒汉,走过女友旁边,驻足又走两步,然后又驻足,一直回头盯着女友看。这时,站在旁边其中一个男妓走上去问到:

  「要玩吗?」

  拾荒汉弱弱的问到:「她卖吗?」

  「卖啊!怎么样,不错吧?」

  拾荒汉又看了看,仿佛不相信这么漂亮的女人自己可以弄。女友只是呆呆的望着地上,没有朝他们看一眼。

  拾荒汉:「怎么卖?多少钱?」

  「20一次,性交,肛交随便,40带口活。」拾荒汉:「什么是口活?」男妓也是一阵无语,说到:「就是用嘴帮您含下面。」拾荒汉摸了摸口袋,貌似鼓足气,掏出一些零钱凑了40给男妓。接着男妓递给他一个套子,带着他朝女友走去。

  直到面前,女友才抬头看向他们,见到拾荒汉突然一阵,惊诧的望着。男妓对女友说到:「带口交,开始做吧。」说完就去脱女友风衣,女友木楞愣的任由他把自己衣服脱下,一下就赤裸裸展现在拾荒汉面前,只有腿上的丝袜和脚上的银色高跟鞋承托着性感白皙的身体。

  拾荒汉,见到女友赤裸的身体呆滞的咽了咽口水,男妓对他说到:「你可以弄了。」说完拿着女友风衣走开了。女友仍然惊恐的呆望着,拾荒汉慢慢做过去,伸手朝女友胸部摸去,女友本能害怕的一缩,可是还被他摸了上来。女友仍在不安心惊着,难到自己真要被这样一个人上吗?自己是多么下贱啊!可突然一阵阴霾扫过心里,是啊,我已经那么下贱了。

  满脑飘忽着,身体却被拾荒汉上下摸着,身上、胸部、私处、双腿,对方像是没见过女人一样摸着研究自己。直到把女友全身每一寸都仔细摸过一遍,才解开自己邋遢的裤子,掏出黑漆漆的阳具,硬成木棒的阳具抖动着,乌黑的龟头中间,马眼已经渗出晶莹的黏液,杂乱的阴毛看着脏乱无比。等他慢慢凑近女友脸边,就闻到一股酸臭味。

  女友恐惧的看着,心里剧烈斗争。真要这样吗?自己真要沦落到为这种最污秽的人服务吗?可又能怎么办,她会继续变着法侮辱自己,被这样的人弄又有什么区别,自己不已经是任人可用的公厕了么。想着,慢慢张开了性感的红唇,凑向那污垢的阳具,含了进去!

  女友忍耐着刺鼻的气味,和嘴里恶心的味道。污垢的阳具在女友嘴里进出,俏丽的脸一下一下埋进脏乱浓密的阴毛里。好一会之后,感觉对方要射了,赶忙吐了出来,拾荒汉忍了几下,憋住没射,拿过手里的套子,笨拙的套上。女友见此也没做过多犹豫,躺到长椅上张开腿等着他插进来。

  拾荒汉半趴到女友身上,用手把阳具对准女友小穴插了进去,紧接着开始抽插起来。拾荒汉大大的身体遮盖了女友性感的身躯,只看得到叉开在拾荒汉邋遢穿着身体两边的修长美腿,随着起伏晃动着。

  黄怡珊一行远远的看着,满意嘲弄的说笑。

  没一会,拾荒汉终于伴随高潮射了出来,喘息了一会,才起身抽出阳具,拿下装满精液的套子随手扔在一边,提好裤子,心满意足的拿起捡来的塑料瓶走了。

  刚走开,男妓又领着另一个60多岁的老头走了过来,女友又开始服务,口活,躺下被抽插。

  随着路过吸引,男妓吆喝,慢慢就围等起一群人来,各种低劣邋遢不堪的人都有。男妓见人太多,索性让女友一次接两,一口前面口着,一个下面插着。这下女友基本就躺在长椅上没有起身了,为了舒服,高跟鞋也脱下放在一边,只穿着那浅灰色薄丝袜,隐隐透出的性感脚趾和诱人脚踝的双脚在不同身体后面晃动,挑逗着旁边等候的嫖客忍不住去触摸把玩。嘴里不间断的含着一根又一根没有清洗过的污垢阳具,小穴和肛门也不停的被各种阳具进出。没多久,一旁地上就丢满了一堆用后的避孕套。

  黄怡珊几个女人站在那时不时也有些恶心男盯着她们看,弄得极不舒服,或许夜晚出现在这里的女人就容易让人误解,便对旁边的男妓说:「我们先走了,你们几个在这招呼着卖她,注意别搞坏了,嫖的人越多越好,弄完给我把她送回来。」看了一眼还在被一群恶心男压在那搞的女友,转身和其她三个女人走了。

  到了凌晨2点半,男妓才带着女友送回别墅,进门后,女友本能的脱下鞋子,穿着丝袜的脚直接踩在地上疲惫晃悠的走了进去。男妓推着她来到偏厅,见4个女人在围着打麻将,男妓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,把女友的风衣脱了下来,只穿那双丝袜的赤裸站在那里,随后自己转身打了声招呼走了。

  女友静静站着,只是微微有点凉意的用双手抱在胸前,可并没有刻意遮挡乳房,心里已经没有那种小羞涩了。黄怡珊打完手上的牌,转头看向女友,身上倒是只有些微微印痕,应该是不经意间留下的,乳房上比较多一点,乳头却微微泛红挺着,估计被捏了不少。

  然后对女友说:「坐下,张开腿我看。」女友依从的直接坐在地上,把腿大张了开。下面就一片狼藉了,刚刚紧缩过的阴户,虽然没有像之前,张开腿就自然打开个小洞,可不大的阴唇有些红肿的像小嘴唇微张,旁边还有些黄白的残留物。阴毛沾染了很多分泌物,失去了整齐洁净,污秽杂乱的乱做一堆。再看大腿根和丝袜上都是些黄白和透明的残留痕迹。

  黄怡珊满意的说到:「怎么就回来了,没嫖客了吗?」女友答到:「不是,套子用完了。」黄:「他们买了多少套子?这就完了。」女友:「买了三盒吧,一盒10个。」

  黄:「哈哈,那就是接了30个了?」

  女友点了点头,黄怡珊说到:「快去洗洗,自己用那个冲冲里面。还有那袜子赶快脱了扔出去,这么脏的东西还穿着。」女友起身朝浴室走去,把身体洗了一遍又一遍,然后用带来的清洗剂认真冲洗了阴道和后面。裹了浴巾出来,不知是下意识还是习惯,浑浑噩噩的就来到黄怡珊旁边跪了下来等候指令。

  黄怡珊见此,哈哈满意一笑:「真是贱狗啊,这会自己听话了。」看看被折腾够的女友,接着问:「知道你为什么要去被那些男人搞吗?」女友弱弱的答到:「是您让我去被搞的。」看女友现在样子,如此温顺,没有了那点戾气。也就仍然平和的说到:「不对,因为你下贱,天生就是给人搞得。

  明白了吗?」

  女友接受的答到:「明白了。」黄怡珊满意一笑说:「自己去休息吧,明天你还要陪我去趟公司,自己去我帮你买的衣服里选套合适的,去办正事可不能骚气。」女友点头起身回了房间,躺在床上由于极度的疲劳,没一会就睡着了。第二天,直到黄怡珊进来喊到,女友才醒了过来,起身洗漱穿好衣服跟着黄怡珊出了门。今天,女友穿了套深灰色套装,选了双红色亮皮高跟鞋,冷色调里加了丝点缀。

  到公司后,黄怡珊让女友跟各董事介绍了下银行的情况,走到工作环境中,女友还是本能的找回状态和理清思路,虽然女友都还没顾得上看项目情况,可基本按照准备给她的资料也没什么问题就过了。

  回到办公室,黄怡珊忙着处理自己的事情,女友独自坐在了一边。没一会,黄怡珊电话响了起来,接通后只听见说了声:「喔,孙经理啊,什么事?……好,你过来我公司说吧。」半小时后,洗浴会所的孙经理在秘书带着下走了进来,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女友,转身向黄怡珊笑脸招呼到:「黄总啊,这是那天这位小姐的酬劳。」说着将一个鼓鼓的信封放到桌上。

  黄怡珊看了一眼,想了想便喊女友过去,随手将信封推给女友说:「拿着,你的。」女友其实也不在意这点钱,可既然是黄怡珊说了,就拿起放到了包里。

  孙经理看着女友笑着点了点头,转头又对黄怡珊说:「黄总,您看,那天之后好多客人都来找这位小姐,您还打不打算让她过去呢?」这下女友明白了,这孙经理是想来继续用自己拉生意去。不过没有说话,等着看黄怡珊答复。

  黄怡珊停了下,说到:「也好,刚好我这两天要出趟差,你把她带过去,直接在你那,不许她出去,我回来再来接她。让她多接接客!」随即又转头问女友:

  「我让你带着的那两瓶东西,你带了吗?」

  女友点了点头,嗯了声。她接着说:「好,记得按要求用,别给我带些病回来。」孙经理看着今天穿着职业的女友笑了笑说:「那我们走吧!」随后,女友拿上包,带着无奈不安的跟着他走了出去。明白自己的屈辱苦难又要来了,可没有了之前的那点倔气,只有顺受。

  孙经理带着女友来到洗浴会所,从老鸨那拿了套工作服给女友换上,女友顺从的当着孙经理面就直接脱光衣服,换上了情趣工作服,这是一套红色的蕾丝内衣裤,乳头和阴户都隐约可见,下面是一双镂花黑丝袜和黑色高跟鞋。

  在柜子里放好自己的衣服物品之后,走到小姐休息室,只感觉那些小姐都显得对她不怀好意,有的直接装作没看到她,有的隐隐鄙视。女友心里明白,自己肯定成立众矢之地了。不过也无所谓,本来也不想跟她们有往来,自己只是为了满足黄怡珊的要求。

  随后,孙经理给女友递过一个面具,是那种金色的羽毛面具,只有鼻子以下露在外面。女友不解地忘向他,孙经理说到:「是这样,我们想让你拍一张宣传图,这是为了遮住你的脸。还是这要问一下黄总的意思?」这话说的,明摆着是看出了黄总与自己的关系,拿黄总来要挟她。随即也就没有接话,直接拿过面具跟着他走向外面。

  来到一间按摩室,其实也就是卖淫的炮房,两个摄影师已经等在那里,支好了灯光器材。女友没有作声,带好面具躺到床上按着要求摆着姿势让他们拍着。

  那天我正好在外岀差,女友被接走后,我就只是洗浴中心那天见过一面,也很少有信息和电话。基本电话里女友都是很疲惫,都只说还好,让我别担心,就也没多说什么。到现在我都只知道到洗浴中心被卖的事,至于后来发生的一无所知。

  下午的时候,突然收到了那朋友发来的微信,是一条链接,标题为【xx洗浴会所极致利器】点开之后,赫然是一张张穿着情趣衣的女人的照片,虽然带了面具,可那熟悉的身体和面具下的性感小嘴,让我一下就认出那正是女友。再看下面的文字,「人间公厕16号」跟让我确定那就是女友。



 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我和男友的周六 下一篇:女友的帝王待遇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